热门标签

adidas与Kanye分手,Yeezy到底归谁?

时间:1个月前   阅读:4

Cách chơi game(www.vng.app):Cách chơi game(www.vng.app) cổng Chơi tài xỉu uy tín nhất việt nam。Cách chơi game(www.vng.app)game tài Xỉu Cách chơi game online công bằng nhất,Cách chơi game(www.vng.app)cổng game không thể dự đoán can thiệp,mở thưởng bằng blockchain ,đảm bảo kết quả công bằng.

,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LADYMAX (ID:lmfashionnews),作者:Aaron Lai、Drizzie,头图来自:视觉中国


纠缠过后,adidas终于决心断臂。


据时尚商业快讯,随着说唱歌手Kanye West(现已改名为Ye)犹太种族仇视言论引发的抵制愈演愈烈,面对舆论压力的德国运动巨头adidas昨日宣布立即终止与Ye的一切合作关系,并叫停adidas Yeezy业务,将停止Yeezy品牌的生产和向Ye及其公司的付款。


adidas在声明中表示,Ye的反犹言论不可接受,触及了adidas主张多元包容的公司价值观。Yeezy业务的终止将给2022财年重要的第四季度带来2.5亿美元的收入损失,更多细节将在11月9日的第三季度财报公布时披露。


受解约消息影响,adidas股价应声下滑近5%,截止昨日收盘累计下跌3.2%至100.5欧元,市值约为183亿欧元。过去五天内,这个在德国上市的全球运动品牌巨头股价累计跌去22%,市值蒸发50亿欧元。


adidas昨日宣布立即终止与Kanye West的一切合作关系,并叫停adidas Yeezy业务


签约容易,解约难。Ye与其主要合作伙伴adidas、Gap解约的法律问题一直是市场关注的焦点。尤其是对于互相成就的adidas与Ye创始的Yeezy而言,二者究竟如何切割,成为眼下最受关注的问题之一。


由于担心adidas放弃Yeezy业务后品牌鞋款成为绝版,Yeezy在二手市场迎来了一轮转售小高潮。


在adidas发布声明后的数小时内,Yeezy Boost 700在电商平台eBay最畅销的球鞋排行中上升到了第二位,预计价格还会跳升50%。另据数据收集平台WANTD显示,截至本周二上午,球鞋转售网站上最畅销的25双鞋款中有9双来自Yeezy,与前六周相比激增。




在adidas发布声明后的数小时内,Yeezy Boost 700在电商平台eBay最畅销的球鞋排行中上升到了第二位。 eBay截图


二手市场的价格飙升往往源于商品的稀缺。然而Yeezy球鞋是否就此绝版,答案很可能是否定的。


从本月初开始,adidas就声称正在聘请律师重新审查与Ye的合作关系。半个月后作出立即解约的决定,从侧面证明adidas已经对Yeezy归属问题在法律层面获得了相对自信的解决方案。


adidas重申该公司是“现有产品以及合伙关系下所有设计权的唯一所有者,包括现有商品的设计、往期商品和新商品的配色”。


摩根士丹利和加拿大皇家银行资本市场的分析师透露,adidas管理层曾表示将在明年年初开始以公司的名义销售这些产品。


简单而言,adidas很可能将会继续生产Yeezy此前的款式,因为这依然是adidas生意的重要组成部分。据咨询机构Telsey的估计,售价在200欧元至700欧元之间的Yeezy球鞋为在过去一年为adidas带来了约15亿欧元的年销售额,占公司总收入的7%以上。


不可否认的是,Yeezy的诞生的确是潮流市场发展历程中一座关键的里程碑,这也是为什么adidas放弃Yeezy之名,却不愿意放弃Yeezy之实的原因。


对所有人来说,与Yeezy割席损失都是格外惨烈的。北美最大球鞋零售商Foot Locker通过内部邮件向旗下经营者发出指示,要求它们将所有的Yeezy球鞋从货架和数字网站上撤下。


今年5月,adidas扩大了与Foot Locker的合作关系,目标到2025年在Foot Locker的零售额超过20亿美元,比2021年的水平增加近三倍。有分析师预计,Yeezy的销售额将在该目标的中占到较大比例。


目前投资界对于Yeezy品牌的估值高达40亿美元。不过问题是,市场对于Yeezy品牌的定义一直十分模糊。


Yeezy品牌的鞋履系列和时装系列分别由adidas和Ye自己掌握,这使得市场对Yeezy商业规模和估值的讨论在很多时候并不发生在同一统计口径下。加上adidas和Ye双方在面对媒体和投资界时都倾向于将Yeezy视为独有资产,这令不少人都对Yeezy品牌的归属感到困惑。


事实是,2016年,由于不满Nike的版税分账和限量策略,Ye转投adidas并与之签下协议。Ye百分百控股的Yeezy在adidas的帮助下得以成立,并将品牌的鞋履系列授权给adidas。作为回报,Ye能够获得Yeezy产品销售额约15%的特权使用费,有效期为十年。


在这个背景下,尽管Yeezy的灵感和创意出自Ye的构想,但真正负责设计和制造的依然还是adidas,因此adidas拥有Yeezy商标、版权以及外观专利在内的所有权和维护责任,其“唯一所有者”的声明具备法律效应。


值得关注的是,与Yeezy Gap等服饰联名不同,球鞋的设计与技术专利的联系更为紧密。除设计之外,Yeezy球鞋的价值也有很大一部分来自其舒适的穿着感受,其采用的Boost中底和Primeknit编织面料,均为adidas的重要专利技术。


或许为了降低对Ye的依赖,adidas主品牌曾在今年5月推出类似Yeezy设计的产品,此举遭到Ye的抨击。Ye于Instagram发文称adidas自主设计的拖鞋“明显抄袭”Yeezy设计,认为这双售价为55美元的adidas adilette 22拖鞋与发售价同为55美元的Yeezy Slide “Resin”在颜色、外观上均有相似之处。


Ye不止一次在公开场合和社交媒体上抨击adidas抄袭行为。但是如果细究这背后的法律关系,adidas作为Yeezy鞋履产品外观设计权的拥有者,在法律层面上并不存在抄袭一说。


鲜为人知的是,adidas在最初不仅负责Yeezy球鞋线的生产发售,与之相对独立的时装线同样由adidas负责生产制造,但由于Ye的时装设计在最早期不被看好,首个Yeezy时装系列只存活了一季便被adidas砍掉,致使Yeezy的时装业务从未得到过足够的支持,由Ye自己出资运营,成立仅8年仅推出九个系列,Ye对此颇为介意。


面对时装业务的缺口,Ye试图通过与美国服饰零售商Gap的Yeezy Gap合作进行弥补。不过双方合作从签约日开始便风波不断,至今也没有推出数量可观的服饰产品。


就在adidas发布声明的同一天,Gap也宣布将立即停止在自己的商店销售Yeezy品牌的商品,并关闭YeezyGap.com,将其重定向到Gap的主网站。在此之前,Ye和Gap高层先后确认双方合作关系已经结束,纽约时代广场Gap旗舰店于上周撤下YEEZY GAP by BALENCIAGA系列的宣传广告。


据公开文件显示,Ye和他的法律团队曾在6月29日提交了“YZYSPLY”的商标申请,除用于休闲服饰和运动服等产品外,还将用于零售商店、在线订购服务和在线零售商店服务。


7月底,Ye的团队还递交了全新的零售店商标申请,同样引发业界关注。两个月后,又有消息传出,Ye和其公司Mascotte Holdings Inc.已为Donda Sports提交商标专利申请,包含配饰、运动服饰、服装等品类。


如此一来,失去了鞋履和时装两大生产和分销支持者的Yeezy,未来将不得不独立行走,市场推测Ye或以Donda Sports的名义发展新品牌。


从另一方面看,adidas之所以能够果断在名义上放弃Yeezy,在于该品牌的价值已经逐渐受损。


在品牌力层面,创始人负面新闻的烙印,加上并不清晰的商业归属,以及Ye将Yeezy改名YZY等诸多动作和纠纷,让Yeezy的市场认知颇为混乱,可以说这个品牌眼下几乎已是分崩离析。


在销售层面,Yeezy的规模化商业回报一直没有达到adidas预期。


在2015年首次推出后,Yeezy横空出世带来了长达三年的“椰子”现象。不过到了2018年,随着市场对Yeezy逐渐审美疲劳,adidas时任CEO Kasper Rorsted表示,adidas将提高Yeezy运动鞋的产量,暗示在通过Yeezy系列获得高关注度和品牌价值之后,要开始用这个系列赚钱了。


市场研究机构NPD的分析师Matt Powell当时也认为,Yeezy系列的影响力被过于有限的产品数量给绑住了。


不过在开闸放水后,Yeezy在过去四年的商业回报并不显著。据业内人士透露,Yeezy球鞋在门店售罄率并不理想,其在二手市场的价格也不断走低。


今年是首款Yeezy开售的第7年,供货量的增加既并没有如期带来Yeezy系列本身的规模化商业回报,也未能带动adidas主品牌基本面的振兴。


今年5月,adidas甚至在抖音电商独家发售10000双Yeezy,试图继续释放Yeezy在大众市场的影响力。但不得不承认的是,Yeezy已经错失最佳商业化窗口,经典款的产品生命周期已经走向尾声。即使adidas未来继续生产Yeezy鞋款,也未必能够达到销售预期。


不过,眼下狼狈的adidas显然已经难以顾及长期计划,而是尽可能地止损。


首先是摆脱Ye这个不断振荡其股价的大麻烦,其次是为六宫无主的集团寻找新的CEO。至于因BCI事件受重创的中国市场究竟如何振兴,恐怕已经被排在了优先级的尾部。有知情人士透露,昨日adidas中国召开全员大会,宣布将进行大裁员。


好在adidas与Ye的解约原则上并没有引发明显的法律纠纷,这已经在极大程度上给adidas减轻了负担。


据时尚法律媒体The Fashion Law猜测,adidas之所以能够在Ye没有明显违约的情况下终止协议,大概率援引了协议中的道德条款。道德条款的签署通常能够避免协约双方的毁誉行为,包括违法以及有辱公德的行为,Ye的过激言论显然属于后者,因此为adidas提前结束协议、寻找后路提供了充分理由。


同时,Ye与adidas集团层面的关系并不复杂,使得双方的合作终止变得更为容易。据既有公开信息推测,Ye并没有持有显著比例的adidas股份。2020年,Ye曾在总统竞选演讲时向adidas公开放话,称若自己不被任命集团董事会成员,将退出与adidas的合作。但adidas没有对此进行回应。


今年8月,adidas发布声明宣布,经过协商后,首席执行官Kasper Rorsted将于明年离职,任期较原定的2026年7月31日提前结束。根据声明,Kasper Rosted会在集团寻找继任者期间继续留任,以确保顺利过渡,交接将在2023年初进行。 


在接受采访时,Kasper Rorsted坦承在指导adidas度过疫情危机后他已感到筋疲力尽,以至于在关键的中国市场为竞争对手留下了空间。由于对中国消费者缺乏深入了解,adidas已连续四个季度失守中国市场,最新一个季度收入继续录得35%的跌幅,接连跑输安踏和李宁。


随着首席执行官Kasper Rorsted离职期限逐步逼近,adidas目前已开始物色新的领导者。业界预计,自1994年起加入adidas、曾打造过Stan Smith、Super Star等爆款产品以及促成adidas与Ye、Beyoncé等明星达成合作的Eric Liedtke是潜在继任人选之一,但当事人否认了这一消息。


adidas无疑身处至暗时刻。但是刮骨疗伤的勇气往往能被赐予崭新的开始。当社交明星们纷纷穿上经典款adidas Samba鞋,时代也并不是没有给adidas开启一扇窗。


接下来,只看adidas能否否极泰来。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LADYMAX (ID:lmfashionnews),作者:Aaron Lai、Drizzie

上一篇:由薄扶林 到红树林 卢宠茂

下一篇:Từ tháng 11.2022: 11 lĩnh vực người có chức vụ, quyền hạn không được thành lập sau khi thôi chức

网友评论